当前位置: 365bet线上开户 > 教育 / 中小学 > 正文

学员人身吃不消,校方称为学生收心

时间:2019-06-29 05:51来源:教育 / 中小学
8月15日,宝山区彭浦中学准高三生提前结束暑假。/晨报记者 肖允 8月20日,在巨峰路的上海金苹果双语学校,教室里的学生正在上课。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王婧 朱晓芳 晨报见习记

图片 18月15日,宝山区彭浦中学准高三生提前结束暑假。 /晨报记者 肖允

图片 28月20日,在巨峰路的上海金苹果双语学校,教室里的学生正在上课。 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王婧 朱晓芳

晨报见习记者 宋韬纬 实习生 刘一凡

晨报见习记者 宋韬纬 晨报记者 倪冬 实习生 刘一凡

是谁在给高温天“加温”?宝山中学被指在高温天里提前开学一个月,违规补课。接到报料后,晨报记者前天、昨天连续两天对此进行了调查。宝山区教育局目前已经叫停了有关补课行为。

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严禁中小学在暑假里组织学生集体补课、有偿补课。然而,8月中旬以来,晨报接到诸多学生及家长[微博]的投诉,反映许多学校打着“提前开学”的幌子行补课之实,记者进行了实地采访调查。

昨日,晨报报道了上海大学市北附属中学、彭浦中学、建峰中学等学校违反教育主管部门规定,在暑假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的情况。前晚昨晨,闸北、宝山两区教育局调查核实后,已连夜叫停了3所涉事学校的暑期违规补课行为。实际上,这已并非第一次叫停。早在8月初,宝山中学就因暑期违规补课一事,被举报后叫停。只是,这次叫停,并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其它学校依然继续补课。与此同时,晨报昨天又接到了浦东新区上海金苹果学校组织暑期补课的投诉。

  [学生投诉]

闸北彭浦中学:

市教委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针对部分学校暑假违规补课事宜,市教委将展开核查。

战高温补课,身体吃不消

暑假补课是传统,每周只休一天

连夜叫停:

日前,宝山中学高三生林雨(化名)向晨报投诉称,该校从8月5日开始补课。前天一早,该校高三年级的300多名学生7:30来到宝山区一教师进修学院开始补课。校方通知,补课将从5日持续到8月底,每天上午7点半补到11点半,每天补三节课,内容为语、数、外、理、化、史、政这些高考[微博]的考试科目。而且周末也补课,只有在8月中旬才休息两天。因为学校本部校舍在大修,补课地点放在了团结路上的教师进修学院。

8月15日8点,闸北区重点高中彭浦中学200多名准高三学生早早赶到学校。因为早在放假前,班主任就口头通知大家,补课从8月15日开始持续到8月底。为了不迟到,李倩5点45分就起床了。

曝光的3所高中已停课

“8月5日是补课第一天,我们所在的班级空调坏了。四五十人挤在一个教室里,只有坐在中间的同学才能吹到电风扇,别的同学只能拿着新发的课本当扇子,讲台上的老师也满脸是汗,也在拿书当扇子。”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说。

根据补课安排,每天的上课时间为上午8点到11点半,下午1点到4点半,补课的内容为语、数、外及“ 1”的科目,每周只休周日一天。“尽管只是口头通知,但我们班没有一人缺席。”李倩说,其他8个班级的出勤率也接近百分百。“补课第一天就是准高三年级的全校统一考试,之后每天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上的全是下学期的新课内容,下午通常1点开始上课,但有时候也会提前到中午12点半,而下午经常会拖堂,不到5点半不会下课。”李倩告诉记者,二十多人挤在一个教室里,空调虽然开着,但相当不给力。

昨日上午,闸北区中山北路600号上大市北附属中学,学校的自动门紧闭,前两天还很拥挤的自行车棚空荡荡的,整座校园又恢复了暑期的静悄悄。记者向门卫打探是否还有学生补课时,门卫一个劲地摆手说“没有”,但对补课暂停的原因却讳莫如深。

为何这么热还要补课?林雨分析:“据说,宝山中学这一届本科率比前一年有所下降,成绩退步,所以学校要抓紧时间,让师生齐努力。据说去年夏天也补课了,结果因为媒体曝光而停课……”

尽管对于学校补课有所怨言,但李倩一点不觉得意外,暑期补课是彭浦中学多年以来的“传统”,“去年暑假,我们学校的师兄师姐也补过课,还被媒体曝光过,但停了半个月后又开始了。今年暑假当然也不例外。”

同样校门紧闭的还有彭浦中学。“昨天还在补课,今天突然就停了。”门卫室的值班阿姨说,开学之前应该不会再有补课了。

在前天和昨天两天上午,学校共补了6堂课,前天,学校发了新学期的新书。虽然学校是免费补课,但是战高温学习还是让学生大呼身体吃不消。高温下,学生们疲惫不堪。

闸北上大市北附中:

而在宝山区建峰高中的教学楼里,记者同样也未发现有学生补课。在建峰中学教学楼2楼一间办公室,记者遇到了高三(1)班的数学老师,对于补课事宜,他的回答是:“昨天晚上学校连夜下发了通知,说从今天起补课暂停,补课原本打算一直持续到开学,没想到突然被紧急叫停。其实毕业班学生补课都是家长[微博]极力要求的。”

林雨说,暑假里,她平日每天睡到8点多,前天开始,不得不6点多就起床,6点半父母开车送自己到补课地点,赶在7点半之前到达,父母为此也很疲惫。她说,家住得近一点的同学,单程要十多分钟,而路远的同学,单程要一个多小时,不少同学6点多就得起床。尽管教室里有空调,但同学过来的路上感觉还是很热。有一位同学因为睡眠不足,加上不适应室内外温差,补课的第一天下午就发起了烧,一直到昨天下午才退了点烧,目前还在继续吊针。林雨说,发烧的这位同学还因为当天作业没交,被不知情的老师批评了。还有一名高三生说:“补了两天课中了两天暑。”

不得不来,因为补课就是上新课

又接投诉:

学校免费为学生上课,老师还牺牲了假期,但有家长[微博]表示:“望子成龙,我不反对补课。但现在气温实在太高,这样补课未必有效。”也有家长表示:“身体是第一位,万一高温中暑,得不偿失。”

8月17日7点30分,中山北路600号的上海大学市北附属中学,也提前恢复往日的热闹。

以夏令营为名还在补

截至发稿时,林雨告诉记者:“学校已经发来停课通知。”

该校准高三的六个班级近200名同学提前结束暑假,被学校要求来补课,时间跟平时一样,每天上午8点开课,下午4点放学,一天四节课。记者看到,学生们已经穿上了整齐划一的校服,白色衬衫、黑色裤子,但看上去情绪不是很高。

昨天,又有学生和家长向晨报反映上海金苹果学校也涉嫌在暑期组织学生集体补课。

[区教育局]

“学校要求午饭自理,这种天气教室里还没有空调。”上大市北附中准高三学生唐捷告诉记者,补课将持续到9月2日正常开学,只有在双休日的时候才休息。“说是补课,其实上的都是新课的内容,学习压力跟平时比起来,没有一丝降低,如果不来,就等于比别人落后了两个礼拜的进度。”

昨天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位于浦东新区巨峰路1555号的金苹果学校,背光的荫凉处,小升初预备班同学正在军训。准初一、准初二、准初三的部分学生则自8月15日便返校“补课”。

紧急叫停,明起不补课

补课第一天,大家普遍反映“困”和“热”。不少学生明显带着抵触心理,学习积极性和效率不高。“不少人上课直接就睡觉,有的人还玩手机,在微信中打飞机。”唐捷说,“尽管一百个不愿意,但我们班全体都出席了,都怕跟不上。”

“要补到8月24日,然后继续放假,9月2日再正式开学。”准初二女生戴盈(化名)说,这10天补习的课目,包括语文、数学、英语以及物理,补课内容主要是以旧带新,通过复习旧知识来学习新知识。金苹果学校是一所寄宿制学校,虽说是暑期“补课”,但一天的课程还是排得满满的,下午5点半至7点半还安排了晚自习。

记者昨天联系到宝山中学校长王葆华,对假期高三学生补课一事,他也很无奈。

宝山建峰高级中学:

上海金苹果学校中学部副校长彭英解释说,这是校方应家委会要求开设的“成长夏令营”,帮助基础比较薄弱的学生培养学习能力,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最大的不同是,除了教育好学生,还要服务好学生。

王葆华告诉记者,今年暑假学校校舍大修,原来并没有补课计划,但在7月底时,有近20名高三学生家长或打电话或到校来找校长,询问为什么学校暑假没有安排补课,并表示有其他学校也在补课,自己学校不补课孩子很吃亏。“家长们说,现在外面一对一的家教费用太高,希望学校能为家长考虑,暑假里给孩子补补课,毕竟现在只有一个孩子,而且马上就要高考了。”

发动家长递条子请求“补课”

宝山区教育局:

虽然王葆华向家长解释了市教委有规定不能集体补课,但是顶不过家长的执拗,最终学校只能费了番周折,找了处有空调的场地,为学生安排上课。补课期间,学校坚持“三不”原则——不收费,不强迫,不上新课。在自愿、无偿的原则下,最后自愿来补课的高三学生约占全年级的五分之四,大约来了300位同学。

8月19日6点30分许,位于宝山区的建峰高级中学校门悄悄打开。这所不起眼的民办高中位于宝山区西北角,地铁三号线终点站江杨北路附近。准高三学生张红告诉记者,自己住在宝山,住得近的优势是不用住校,可以走读,不过早上也要6点起床,7点以前必须出发。

禁止学校补课,反而受到家长质问

王葆华说,学校8月5日才开始补课,补课只安排了半天时间。考虑到40℃高温,原本打算暂停几天,等天气凉快点再开始,现在既然有家长反对,只能向其他学生和家长做好解释工作,停止补课。

张红向记者回忆,学校在暑假前就召开了家长会,当时刚刚结束期末考试,会上就提到了有关暑假的补课事宜,老师给每位家长发了一张纸。“班主任要求家长在纸上写几句话,大意是表达自己的孩子成绩不理想,要求学校补课。”张红告诉记者,“一开始,有几位家长还比较犹豫,后来看到大家都动笔也就都写了。”

8月初,晨报曾采访宝山中学暑期违规补课一事,宝山区教育局在8月6日晚接到举报后连夜核查叫停。当时,宝山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尚未发现宝山区内其他学校有类似的补课行为。

“学校不补课,学生、家长有意见,认为其他学校也在补,自己不补很吃亏。但是学校补课,又违反了市教委的禁令,学校夹在中间的确很难做。”王葆华说。根据市教委规定,不允许学校组织大面积集体补课。

那次家长会过后,学校便于7月1日组织了连续十天的补课,“每天从早上7点30分到中午11点50分,上语数外三节课,每节80分钟,偶尔下午上‘ 1’科目。那时大家都想着放假,基本都无心上课。”据张红透露,学校为此还收了每人300多元的补课费。“第一轮补课结束后,学校通知我们第二轮补课将在8月19日继续。虽然现在每天只上半天课,但还是有种被迫提前开学的感觉。”

但10天不到,宝山区再次有学校被曝光补课。

昨天,宝山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查实宝山中学违规补课相关情况,并立即喊停了学校的补课行为。目前尚未发现宝山区内其他学校有类似的补课行为。

宝山通河中学:

对此,宝山区教育局基础教育科负责人张宝林的解释是,暑期补课现象之所以在宝山区频频发生,与宝山区地理位置较偏、教育资源有限有关。“据我了解,其它区毕业班学生的家长在暑假也会主动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张宝林说,“正是在不少学生家长的呼吁下,为了解决这个需求,一些中学就在学校里组织了补课。”

7月补了10天,8月补课取消

张宝林透露,宝山区教育局设有教育问题信访办公室,但不仅关于补课的投诉寥寥,甚至还曾接到过为何不让学校组织补课的质问。“我们也很无奈。”张宝林说,信访办收到的反馈有限,职能上也比较被动,在8月6日宝山中学违规补课被叫停后,虽然大部分学校纷纷取消了补习,但仍有一些个别学校坚持补习,“在这一点上,还需要社会各界给予监督”。

位于宝山区的通河中学,也在7月1日至7月10日把“第一阶段”补课早早进行完毕,对象同样为准高三学生。

张宝林认为,暑假补课无疑会加重学生负担,但区教育局一直遵循为学生“减负”的理念,“补习时间与最后的结果是否直接有关这很难说,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为学生‘减负’。”

“连续十天,每天早上8点到下午4点,午饭自理。”参与第一阶段补课的通河中学准高三学生郑爽告诉记者。“本来学校原定8月15日进行第二阶段补课,但没想到开课前,班干部在QQ群里通知大家说,补课取消了。”

闸北区教育局:

当问及是否知道补课取消的原因时,郑爽迟疑了一会儿,“应该是宝山中学补课的事情被曝光的原因吧。不然我们现在已经坐在教室里了。”郑爽告诉记者,同学中曾有人向宝山区教育局投诉学校违规安排补课的事,但并未得到回应。

展开自查自纠,即便无偿也是违规

宝山吴淞中学:

闸北区教育局副局长洪波说,早在放假前的区教育系统例会上,区教育局就三令五申,要求学校不能组织任何形式的补课,“可能这些学校补课的出发点是不错的,形式上也是以要求学生自愿、无偿为前提,但既然有补课这个事实存在,那么还是一种违规行为。”

原定补课改为“返校检查作业”

洪波说,闸北区教育局在暑假期间也设有教育问题信访办公室,专门用来接待有关区内教育问题的投诉及咨询,但之前几乎没有收到关于补课的投诉。“如果收到情况反映的话,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调查及核实。”洪波还提到,区教育局将在接下来的系统内会议上对涉事学校负责人进行批评,同时展开自查自纠,杜绝补课现象。

同处宝山区的吴淞中学属于录取分数线在区内名列前茅的高中,然而该校的学生也未能逃过集体补课。“本来8月15日就开始了。”该校准高三学生高云告诉记者,结果宝山中学补课被教育局叫停的事情发生后,学校就通知将原定8月15号的补课改为“返校检查作业”。“调整之后,学校定于8月21日重新启动补课计划。”

嘉定马陆育才联合中学:

“小升初”新生也要摸底补习

据了解,暑假补课的不仅仅是准高三学生。

8月7日,嘉定区马陆育才联合中学针对小升初的全体新生开始补课。这次补课原定进行五天,每人每天收取70元的补课费。“那时是上海最热的时候,连续4天40℃,孩子在没有空调的教室里,怎么可能听得进课?”学生家长黄先生告诉记者,校方宣称是“小升初”新生的摸底补习,并称“补课是有规定的,不能推迟”。

“后来,学校可能是迫于我们家长的投诉,怕把事情闹大,补了两天后就草草了事,并把补课费用尽数退还。”

(文中学生皆为化名)

彭浦中学校长:

补课纯属自愿

对于暑期补课,彭浦中学校长曹治安并不讳言,在他看来这更是一次“军政训练”。“我们担心学生放假回来心就散了。与其等他们到那时回来调整,不如在新高三开学前安排一次‘军政训练’,提前给学生收收心。”曹治安说,考虑到今年气温较高的特殊情况,学校决定临时将“军训”搬到室内,改成对学生功课上的查缺补漏工作。“说得难听点,就是补课。”

曹治安同时强调,补课是自愿的,并不要求成绩较好的学生参加。“我们主要针对一些基础比较薄弱的同学进行集中提高,这样一来,开学后的教学任务就稍微轻松一点。”

上海大学市北附属中学教导处一位负责人给出的理由与曹治安大同小异,“学生底子薄,学习态度很一般,提前开学给他们收一收心。”这位负责人说,“补课形式上是纯自愿、不收费的,补到26日、27日就停了。”

彭浦中学老师:

主要是查缺补漏

彭浦中学创建于 1963年,是闸北区一所区重点中学。2013年公布的闸北区中考[微博]投档分数线中,彭浦中学以562.5分的最低分数线,位列闸北区第六名。已带过近20届毕业班的彭浦中学高级教师宋惠德告诉记者,自己对学校组织的补课采取坚定支持态度,“对功课查缺补漏的同时,我们也会穿插一些军训的内容,从学习态度以及作风上对这些基础较差的同学进行提高。”

建峰高中老师:

我们补课不拿钱

创办于1997年的建峰高中,是上海建峰职业技术学院[微博]旗下的一所全日制民办高中。2013年公布的宝山区中考投档分数线中,建峰中学的录取分数线为523.5分,排在较为靠后的位置。说起补课,建峰高中毕业班何华萍老师也很无奈,“我们学校的分数很低,生源也很一般。这些学生放假在家,整天都在打游戏、玩手机,我们老师急,家长更急。”

“这么热的天,教室里没有空调,我们老师站在讲台上,汗水涔涔往下流,也不会拿半毛钱的补课费。”何老师告诉记者,就算如此,补课的出勤率也很一般,一个班近50名同学,考试只收到过半的试卷。“家长给我们施压,要求补课,但我们都明白假期补课是违规的,于是家长会上我们就要求家长在纸条上写下自己的诉求,学校不想来担责。”

  区教育部门:若查属实,一定处理

昨天下午,就补课一事,晨报记者相继致电闸北区、宝山区教育局。闸北区教育局分管中学工作的负责人洪先生表示,对彭浦中学及上大市北附属中学的补课行为并不知情,并表示若情况属实,一定会给予处理。

宝山区教育局党委办公室负责人沈先生则表示,之前已在会议上对宝山区的中小学传达了精神,以后将对其他学校进行进一步的规范与监督。

编辑:教育 / 中小学 本文来源:学员人身吃不消,校方称为学生收心

关键词: 365bet线上开户